巴巴布吉岛

究极混邪,精苏,鸢,虹en,养老院,史同在坑

【金钱组】流金时代 1

        罗慕路斯死了。

  王家的人找上门来时,王耀一个人坐在房间里,那个他和罗慕路斯共同的房间,旁人叫他,他也不应声,只是呆呆的望着房间里的相框,然后倏的流下眼泪。

  王耀的二叔看到他这副样子,颇有些不成器的推他,低声骂道:“人死了就是死了,还能复活不成?难道你还真打算和一个男人过一辈子了?现在跟二叔回去,王家未来是要交给你的,家业还需要你来打理。”

  三叔拍拍他的肩膀,“你二叔话糙理不糙,小耀啊,跟咱们回去,好不好?”

  又是一阵沉默。

  直到二叔耐心耗尽,准备动用武力强逼他回去时,王耀终于开口。

  他的声音低低的,“好。”

  从上海到北京左右不过几日的路程,王耀突然觉得自己可悲,连与人私奔都也只敢逃到上海,逃不出王家的手掌心,他没有与罗慕路斯跋涉千里,轰轰烈烈爱一场的勇气,也难怪人生在世,命比纸薄,相爱几日,回程的路也就几日。

  二叔三叔早早买好了船票,看出王耀心情不佳,便趁着还没发船,领着王耀来入海口的码头吹吹海风,看看风景。

  王耀没有异议,一路上仍是没什么话,沉默着领了船票。

  他站在码头前,感受着缕缕海风从自己指尖穿过,萧瑟又凄凉。

  而这份清净却意外被一阵大笑打破。

  “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真好!”

  几个模样魁梧,皮肤黝黑的年轻人搂在一块,爽朗的大笑,注意到王耀的目光,其中一个还颇为自来熟地又向他招了招手,露出一个淳朴的笑容。

  “你们是…”

  “我们?你说我们!哈哈哈哈哈…我们是要去美利坚淘金的!现在谁还不知道加州发现了金矿…谁都想去大赚一笔。”

  王耀愣住。

  不是因为惊讶,而是…记忆中,罗慕路斯也说过的,淘金。

  那段记忆从来都不曾模糊:

  “你相信大洋彼岸真的有黄金吗?”

  “我当然相信。”罗慕路斯笑得前仰后合,吻了吻王耀的发顶,半开玩笑的说:“如果不是因为遇见你,说不定啊,我也会去美利坚当一个淘金客。”

  美利坚,美利坚…

  美利坚!

  他也要去美利坚!

  王耀深吸一口气,眼睛闪的发亮,他扭头,二叔三叔仍在码头边吹着海风,没注意到他已经逐渐走进人群中,愈走愈远。

  他跟在刚才那几个年轻人身后,心脏砰砰砰直跳,他感受着胸腔中剧烈的震颤,缓缓的吸气,再均匀的吐出一口气,努力让自己不那么紧张,可即使做了再多,王耀的手心依旧全是汗——上一次这样还是在六个月前,他决定和罗慕路斯“私奔”时。

  “诶,你怎么跟上来了?”刚刚的年轻人注意到他,“哦!我知道了,你也是去美利坚的吧!跟我们同一班航班。”

  “啊,是的。”王耀抿抿嘴,笑了下。

  前面轮到他检票,他把船票折了个角递给检票员,一双眼睛不安的转动着,好在那个粗心的检票员也没细看,嘴里说着“过过过”就赶着他们往前走。

  等到二叔三叔反应过来,王耀已经坐上了去往美利坚的轮船。

评论(5)

热度(29)

  1.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
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